公知事项  |   万佛寺消息  |   韓國佛敎消息
韓國佛敎消息 消息 > 韓國佛敎消息
   用文字和照片复原的《新三国遗事》 2008-09-30 / 6087  

 
《我们要知道的三国遗事》——高云基
作者在这本书的开头写了这么一句话。金富轼和一然生活在同一个时代。所以,他们看到的文献资料也一样。从接触到的资料看,得到朝廷鼎力支持的金富轼阅读的资料更丰富和珍贵。但两人对我国历史的观点截然不同。金富轼以新罗、高句丽、百济的顺序,罗列了彼此不同的故事。但一然在开头介绍了檀君神话。如果把这两本书比喻为房子,金富轼的《三国史记》就是3套彼此没有关系的小房子,后来有实力的主人再购买2套房子,扩增地盘。

但一然的《三国遗事》是在三个柱子上盖上檀君神话的屋檐,从一开始就建造一个有机的房子。而且也只有这样,才能述说三国统一。统一是指把分散的重新组合在一起。如果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国家,只是偶然在韩半岛同一时期建立的国家,使用合并的词更为恰当。我们认为自己是韩民族、单一民族,是因为檀君神话。现在我们为南北统一做准备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遗事意味着“失去的事实”或“遗留下来的事实”。金富轼接受王命,整理历代相传的史料,编撰了正史《三国史记》。所以,没有必要编撰另一个史书。但一然没有满足于此。在他看来,金富轼没有编入史记的故事太多,而且这些被抛弃的故事反映了三国时代祖先们的世界观。所以,祖先们用檀君神话和东明王神话等神话形式记录三国前的故事。

那么,一然挖掘的遗事来源于何处呢?包括他削发出家的陈田寺在内,及第后参禅的琵琶山、吾鱼寺、仁兴寺、麟角寺等都是三国遗事的现场。他在七旬的高龄编撰了《三国遗事》。为了写这本书,他穷一生精力收集了遗事。在《三国遗事》中有很多一然曾经拜访过的寺庙的经文。如果没有他,这些资料早已消失在历史的洪流中。在当代历史家看来,这些琐碎的资料毫无价值。

为堂郑寅普先生在歌曲《开天节》的第一句中写道:“如果我们是水,就有源泉。如果我们是树,就有根。”《龙飞御天歌》的第一章歌词为“深不见底的水即使遇到干旱,也不会干枯。夏天花儿盛开。”而告诉我们檀君神话就是我们民族的源泉和根的人是一然。上大学时在酒店认识的高云基诗人和摄影家梁镇再这本书上刊登了用20年时间走遍三国遗事现场拍摄的照片。他们找出了生活在同一个时代的我们都曾不知道的遗事。所以,以《我们要知道的三国遗事》命名。这本书还附带了DVD光盘。笔者认为,不妨将这两人称之为“这个时代的一然”。
  
 
全国万佛会本部 : Tel +82-53-217-0101   Fax +82-53-756-8382
住所 : 庆北 永川市 库旨里 山 46号 万佛山 万佛寺     Tel +82-54-335-0101   Fax +82-54-334-8900
E-mail : Lotus @ Manbulsa.org
Korea English Japan